【亚博vip5共享】他们的爱情都在这二十张照片里

推荐人: 来源: 本站 时间: 2018-09-13 11:48 阅读: 次

  周总理的侄女,80岁的周秉德老人,在北京卫视的《我是演说家》上,向大家说起了周恩来总理和女士的爱情。

  那个年代,没有鲜花,没有钻戒,没有誓言,但牵了手就是一辈子,一不小心就白了头。

  1923年,突然收到周恩来从法国寄来的一张明信片,在这张印有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上,周恩来写道:“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,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,一同上断头台。”

  周恩来说:“还记得当年在天津开大会吗?你第一个登台发言,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”。

  结婚那一天,刚从天津匆匆赶到广州,和周恩来在广州拍了《结婚照》。他们没有仪式、没有满座的高朋,有的只是久别重逢后的欣喜和温馨美好的新婚之夜……第二天一早,周恩来就走了,他正在忙于指挥省港大罢工。

  喜今日赤绳系定,珠联璧合;卜他年白头永偕,桂馥兰馨——那个年代的爱情,就像那个年代的结婚证言。

  第一不可忘国忧,第二不可负卿卿。爱情里最重要的,就是相互扶持,在动荡的岁月里,彼此不离不弃。

  正如张爱玲所言: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,其实你应该知道,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。

  1938年夏,周恩来和在武汉会见美国着名进步记者和作家、《西行漫记》作者埃德加?斯诺。

  诚然,世间有许多女人,而且有些非常美丽。但是哪里还能找到一副容颜,它的每一个线条,甚至每一处皱纹,能引起我的生命中的最强烈而美好的回忆?——马克思

  1938年,和周恩来在武汉。这是他们在荷兰进步友人伊文思赠送给八路军的电影机前留影。

  爱之于我,不是肌肤之亲,不是一蔬一饭,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,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。——杜拉斯

  1939年5月,和周恩来在被日本飞机轰炸后的重庆红岩八路军办事处门前留影。

  可是建国后,作为总理夫人,为了顾全大局,再也没有跟周恩来出国,没有一次。

  1940年8月8日,周恩来和结婚15周年“水晶婚”纪念,在重庆合影。

  1950年2月3日,写信致周恩来,彼时心脏病发,在家休养,但对丈夫的关心也丝毫未减:“觉要多睡,酒要少喝,澡要常洗,这是我最关心惦记的,回来要检查哩!”

  1951年7月15日,周恩来和同侄儿女在颐和园,和侄女周秉德合影。

  第一次怀孕时,为了工作,放弃了这个孩子,周恩来知道后,曾发了很大的火,他说:“你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,是我们两个人的后代。”

  但更悲痛的是,第二次怀孕已至预产期时,在产房里煎熬了三天,最后医生不得不用产钳,却导致孩子头颅受伤,生下来就夭折了。

  1960年8月30日。周恩来同在密云水库招待再次来华的埃德加?斯诺。

  在密云水库的接待大厅里,斯诺仔细地端详着周恩来夫妇,用他特有的美国腔的中文发问:“让我看看,你们还像在延安时那样相亲相爱吗?”斯诺歪着头打量他们的神情和他幽默的问话,把周恩来和逗得开怀大笑。

  你的眼神是一首诗,刻在初春的暖风里。我的情愫是一封信,藏在无法投递的想念里。

  他们一同为革命事业奋斗过,一同对理想与信念的孜孜追求,彼此有同志式的关心与叮嘱,也有夫妻间的情感交流,更有对新朋旧友的关照,还有对长者晚辈的亲情。

  彼时的周总理已经年过古稀,时间不仅侵蚀了他的容颜,也慢慢的侵蚀了他的体魄。他的心脏病时常发作,后来又患了癌症,可他依然坚守在岗位上。痛在心里,却不能打扰、不敢阻扰,她深知压在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。

  坚持按照他的遗愿,亲手奉上周恩来的骨灰盒,拜托飞行员将骨灰撒向他热爱并为之操劳一生的祖国大地。

  12年后,中南海西花厅海棠盛开,写下了《西花厅的海棠花又开了》一文:

  春天到了,百花竞放,西花厅的海棠花又盛开了,看花的主人已经走了,走了十二年了,离开了我们,他不再回来了。

  你不是喜爱海棠花吗?解放初期你偶然看到这个海棠花盛开的院落,就爱上了海棠花,也就爱上了这个院落,选定这个院落,到这个盛开着海棠花的院落来居住。你住了二十六年了,我比你住得还长,现在已经是三十八年了……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